被祝福的孩子

前幾天二十個高關懷國三學生們來體驗我們的生活,那三日總是有點鬧哄哄的,也發現我們沒什麼不一樣,反而從他們身上得到了反省。

我們這組是五個國三的男孩,各個都高高瘦瘦、斯斯文文、懶散懶散的,只有一個比較好動常脫隊、遲到。第一次練習晚會表演的歌時,睡倒成一片,讓人有種無力感,還真不曉得該如何與他們相處,但是在下午第二次練習時,超英哥突然起意,要我們每人講一件最快樂的事與最痛苦的事,於是我們每個人開始輪流講,過程中很訝異,感受到他們的單純,譬如有個看起來酷酷不說話的大男孩,他說他最快樂的事是與媽媽、阿姨、表弟四個人一起出去玩,最痛苦的事是與媽媽吵架。大部分的人最痛苦的事都是被好朋友背叛或與家人爭執,在國三這個年紀,這幾個孩子他們最在意的事都是家人與朋友,感受的出來他們非常重情義與真性情。

其實要坦誠講出自己痛苦的事、軟弱的事,心裡還是有些掙扎,聽見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講,我也說出了自己最痛苦的事是父母離異的那段時光,沒想到這引起了大家共鳴,原來這些孩子都是單親家庭,有的媽媽一個人照顧七兄弟、有的一人照顧五兄弟,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難處,其中常脫隊的學生姍姍來遲,剛好輪到他分享,他也講了他最痛苦的事是每當半夜睡覺被媽媽叫醒,看見媽媽滿是血的手腕,以及半夜到便利商店接酒醉的媽媽回家,時常一待就是待到早上酒醒才肯與他回家,聽大家分享,心裡也跟著他們分享快樂的事而開心、分享痛苦的事跟著難受,但因為願意分享軟弱,彼此的距離拉近了許多。其中也有反省,每當集合看到總是同一個人遲到,還每次都遲到半小時,總想破口大罵,可是看見準時的那些孩子,他們只是問問他去了哪,要他快點坐下來融入,就覺得自己好像也被拉寬了一點,也許因為自己的經歷,他們很包容對方、體恤對方的軟弱。

這五個男孩大半都有毒癮,有的坦言還未完全戒、有的已經戒了,其實每個人都在吸毒,有的吸金錢的毒、有的吸依賴的毒,他們只是剛好吸的是毒品,並沒有孰好孰壞,就像有福系列中提到,吸毒的問題不在毒品本身,而是生活太枯燥、太一塵不變,於是選擇在毒品尋求生活的刺激,藉此恢復些生命的知覺,但這種方式會越陷越深,將自己隔絕在人群外。有學生好奇來到這裡以前有毒癮、煙癮的人是如何戒毒、戒煙的,可得到的答案都是莫名其妙的就戒了,共生裡每天都有一堆學習、一堆反省、一堆團契,但關鍵還是找到了比起煙癮、毒癮更有價值的事物,人與人之間真實的關聯、真心的交流,看似不起眼,卻是人最基本的需求,當需求被滿足時,自然就不必倚靠藥物,而從共生的角度去看,這些孩子走過的軟弱、經歷過的苦,若能夠分享出來、給出去,就都能成為珍貴的養分,不會是白費的。WechatIMG15

廣告

市集反省

這是我第一次參與市集,也是到人子的第一個聖誕節,雖然沒有擺攤但負責顧服務台,其實真的玩得很開心,但也有很多要檢討反省,像是青樺姊說奉茶可以裝熱水就好,但因為紅茶葉已經開了我很固執硬是要泡紅茶,泡好後回到服務台,歷程跟我說要好好學習怎麼自己顧服務台,讓我發現自己好像常做這種事,為了眼前小事小固執而誤了應該要優先的事。

還有我太衝動了,什麼都想玩但什麼都沒有認真玩到,而且還麻煩了青樺姊幫我顧服務台,整個很像屁孩,快結束的時候我跑去磨木頭項鍊,青樺姊在一攤一攤點點數,才知道那也是服務台的工作,後來我就跑去跟青樺姊道歉因為自己太失控很多服務台的事都變成她在做,可也埋怨她應該要一次把所有服務台要做的事跟我先講清楚,從那之後我的心情就悶悶的,雖然道歉也講清楚了,可感覺很多事沒做好,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晚上跟五花豬講事情經過,他好像戳到問題重點,就是配搭,如果是機械式分工就是每個人做完自己被分配的工作就沒事了,但這裡不一樣,大家是互相補足、截長補短的,所以我要改變心態去學習如何配搭跟適應,知道這件事之後整個心情好很多,也很謝謝歷程、阿樂跟青樺姊補足我的短處,也謝謝主讓我這個機會意識到問題,好好去反省,會好好實踐配搭,雖然衝動這部分我實在無法保證下次不會犯,但會盡力。

 

人子,你好

我不善常說話,國小三年級的某次回家作業是寫作文,爸爸做工回家看到想破頭的我說:「作文難嗎?把你想說的寫下來、說不出口的也寫下來,那就好了。」從此文字成了我分享真實自我的開端,說不出口的、不知從何說起的,便赤裸裸寫下。
台北很擁擠,在人群中一個不注意經過了就是過、錯過也是過,久而久之也認為這樣的生活是理所當然甚至必然,沒有必要便不會為了哪個陌生人停下腳步或放慢自己的步調,自己心裡也明白,沒人會為你停留、佇足片刻,然後有聲音告訴你,要獨立、要堅強、要承擔、要忍耐、要負責,這些是現實,理想這東西一碰就碎,你要認清,理想就此被這些聲音消磨、被自己消磨,磨著磨著,變得小小的不知被藏在哪個角落,或者真的就這樣消失了也說不定,忘了最單純的「想要」,學會了三思而後行,而三思而後行的最終往往是隨波逐流,「但大家不都這樣?忍著就好,這是現實。」我不斷跟自己對話,跟社會妥協,成為了一般人羨慕的樣子,好聽的工作、溫和的個性、穩定的感情、良好的人際。
第一次到人子的感覺是,小仙境。我喜歡無法量產的事物,因為獨特,雖然朋友們覺得我怪,但這倒是小事,他們習慣了便不會多說。這裡有到處隨手可得的樂器、蜿蜒小徑、梯田、森林、泥巴、奇怪的果子、還有一群人,一天好像有點短暫。
第二次到人子,一樣的風景,只是接觸這裡的人們,其實不太習慣,還有些膽怯,覺得「這樣可以嗎?大家會不會覺得我很怪?」,這些疑問隨著兩天一夜過去,好像變得淡淡的不重要了,因為這裡的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應該說,世上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只是因為各種因素被磨的圓圓的,我也不例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廚房看到小孩子拿著菜刀在切菜,看到這畫面整顆心懸在那,怕他危險怕受傷,但廚房的大家都不疾不徐,也發現到也許這樣才是對的,若是因為怕受傷怕危險而阻止人接觸,也是阻止人成長的機會。
人子好像對我有種莫名的吸引力,在這每件生活小事都是新鮮的、有意義的、包容的,從歌聲裡、眼神中,不知不覺讓人願意相信真有緣分的存在,並開始重新思考反省,也許經過了不必就此別過,把握每次相遇,放任自己細細品味、學習、反覆咀嚼,才是人原本的樣子,回饋生命最珍貴的禮物吧。